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INFORMATION CENTER

| 資訊中心 |

清華大學教授黃德寬:信息化時代,漢字會消亡嗎?

時間:2018-11-29??點擊量:
更多


       看點:我們每天都在用的漢字,你真地認識它嗎?當同齡或者更年長的古文字一個個消亡,漢字為什么獨活到今天?從甲骨文迄今3300年的歷史,漢字經歷過多少生死劫難?今天漢字是否依然存在危機,未來如何破局?


       11月28日晚,文字學家、中國文字學會會長、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常務副主任黃德寬在人文清華講壇發表名為《了不起的漢字》的主題演講,帶領觀眾回顧了漢字在構形、書寫效率以及是否要拼音化上所經歷的三次“生死”危機,并回答了漢字繁簡之爭等熱點問題。他同時在現場透露,現在只要認對一個甲骨文,可獎勵10萬元,鼓勵大家投身古文字研究。


 

什么是漢字?
 
        小學語文第一課中的“天地人”為什么這么寫?“漢字”這個名稱正確的解釋是什么?一開場,黃德寬教授從小學語文第一課入手,帶領大家追溯漢字源流,并澄清了漢字的概念,它既不是指漢代使用的文字,也不是指漢民族使用的文字,而是指記錄漢語的文字系統。在古代并沒有“漢字”這個名稱,先秦時代稱作“文”“字”“書”“名”“書契”等,秦代才將“文字”連稱,近代還稱作“中國文字”,到了現代,漢字這個名稱才流行開來。


漢字在夏代已經形成
 
        黃德寬教授指出漢字之所以了不起,在于漢字是中華文明的偉大創造以及它所展示的頑強持久的生命力。世界上其它古老的文字,如兩河流域的蘇美爾人創造的楔形文字、古埃及象形文字等早都消亡了,只有漢字從產生之日起,從遠古到今天,度過重重困境,不斷變革發展。
黃德寬教授表示關于漢字的起源目前還是一個未解之謎。傳說認為黃帝史官倉頡受到鳥獸足跡啟發創造文字,但是,這些傳說難以據信。百余年來,現代考古學新發現為漢字起源的探討提供了不少線索。在我國多個地區先后出現了從新石器時代開始與文字起源關系密切的刻畫符號,其中代表性的有河南舞陽賈湖遺址龜甲刻畫符號(距今7500年)、陜西臨潼半坡仰韶文化刻畫符號(公元前5000—前3000年)、浙江良渚文化刻畫符號(公元前3300—前3200年)、山東大汶口文化刻畫符號(公元前3100—前2600年)等。山西襄汾陶寺遺址發現的“文”“辰”等文字符號,可能是目前能見到的最早漢字(公元前2600—前2000年)。

        黃德寬教授認為,在夏代,漢字已經形成。殷商時期(公元前14—公元前12世紀)出現了成體系的漢字——甲骨文,認對一個甲骨文,獎勵10萬元。
黃德寬教授在現場答疑時表示,為了鼓勵大家研究甲骨文這門絕學,中國文字博物館出臺政策,面向全社會征集甲骨文的研究成果,認對一個甲骨文一等獎獎勵10萬,比較對的可獲二等獎,獎勵5萬。已經有人認出了甲骨文中的“蠢”字,拿到了10萬元的獎勵。另有人認出了甲骨文中的“阱”字,拿到了二等獎,獲得了5萬元的獎勵,目前還有兩千多個甲骨文等著大家去辨識。



化解第一次危機:突破以形表意,走上形聲化道路
 
        從甲骨文看,漢字早期的構造主要是以形表意,通過摹寫客觀物象來構成文字符號,這就是所謂的象形字”;有些抽象的概念不易于直觀表達,古人就利用抽象符號來組合或在原象形字之上加一個標指性的符號來造新字,這就是所謂的指事字,如“上、下、本、末”等;還有的字是將兩個以上的象形字組合在一起,利用它們相互位置關系或意義關系來造成一個表達新的概念的字,這就是會意字。如“乘、涉”等;早期是用“以形表意”的方法造字,即通常所說的象形、指事、會意造字法。這類造字方法在甲骨文時代占70%多,有明顯優勢。

        但是,以形表意造字有很大局限性,不僅符號眾多,而且復雜的抽象概念,如心理、思維、情感、性態等,以及語言中的虛詞,如代詞“我”“之”等無形可象,難以構形。漢字發展遇到了第一個困境,即以形表意的構形危機:眾多的概念無法通過以形表意的方式造出文字符號。

如何突破漢字構形困境?從殷商甲骨文看,當時有兩條路徑可供選擇:
        一是借助早已使用的同音借代的辦法,即假借。據抽樣統計,甲骨卜辭的用字假借占到74%。不過假借字多了就使得符號系統的功能容易發生紊亂,也增加了閱讀和理解的困難。
        二是用形聲造字法來構成新字。如“蛛”,以 “蟲”作形符,“朱”作“聲符”,表示讀音。形聲字在甲骨文中占有相當比例,約占29%。
形聲造字法,一方面其形符與字義相關,繼承了以形表意的傳統;另一方面其聲符利用系統中已有的符號表示字的讀音,實際上開辟了通過字符表音來記錄語言的廣闊道路,從而突破了以形表意的構形困境。到西周時期形聲造字就已逐步成為主要構形方式,經統計西周時期的新增字約有81%是形聲字。到春秋、戰國時期新增字中形聲字占比為96%99%。漢字構形方式系統完成了重大變革,到春秋戰國時期,漢字構形基本實現了單一的形聲化。這一變革從根本上解決了漢字符號生成的機制問題,使得漢字符號可以適應時代發展而生生不息,任何新詞語、新概念都可以輕而易舉地造出一個記錄它的符號,如當代為化學元素創造的新字,就是用的這個造字法。
 

 化解第二次危機:隸變突破古文篆體書寫效率低下的困境
 
        之后,黃德寬教授指出了漢字發展的第二次危機:書寫效率。從甲骨文、西周青銅器銘文、戰國簡牘,到秦代詔版文字,漢字的形體都具有較強的形象性特征。漢字形體從描摹客觀物象為基礎而形成的字形,逐步發展成為曲線線條構成的形體,這就是篆籀(即大篆、小篆)字體。
        戰國時期,文字使用范圍日廣,區域分歧明顯,篆書與實際應用追求書寫便捷的矛盾日益突出,陷入書寫效率低下的困境。秦始皇統一六國后,一方面推行“書同文字”政策,小篆成為古文字的終極形態。另一方面,隸書在秦代逐步成為通行字體。漢代承襲秦制,漢武帝時代隸變基本完成,隸書趨向定型,篆書退出日常使用領域。

        秦漢時期的隸變,改變了古漢字的基本形態,從描摹客觀物象而形成的篆體,變成為抽象點畫組合的隸書,漢字形體完成了古今轉變的歷史性變革,從而走出了古漢字書寫效率低下、不便應用的困境。
        經過東漢的進一步發展,出現了“新隸體”,從而形成“橫、豎、撇、捺、鉤”等楷正筆畫,到魏晉時代這種寫法定型,就成為我們今天所說的“楷書”。楷書是漢字形體發展的極致,漢字的筆畫系統和方塊字形態最終確立。

        值得注意的是,在漢字形體古今轉換發展的過程中,漢代出現了草書,東漢到魏晉時代還在新隸體和草書的影響下,形成“風流婉約”的行書。草書、行書體的出現一方面反映了漢字書寫求簡趨便的嘗試;另一方面也體現了書寫者的個性化追求和漢字審美的自覺,從而催生出舉世無雙的漢字書法藝術。



化解第三次危機:放棄拼音化道路,完成現代轉型
 
         黃德寬教授指出,楷書形成后,漢字形體基本固定。漢代以后儒家學說經典化,經學統治地位的確立,以及隋唐興起的科舉制度等共同發揮作用,使漢字的地位變得越來越神圣崇高,漢字系統也變得越來越穩定鞏固。但清代末年,在西方文明的強烈沖擊下,中華民族和文化陷入深重危機,一些人將中國積貧積弱的原因歸結為科技教育落后,而科技教育落后是因為漢字的繁難。因此,神圣的漢字逐漸跌落神壇,各種漢字改革方案紛紛面世,其中新文化運動對此爭論最為激烈。當時,蔡元培、胡適、陳獨秀、趙元任、黎錦熙、傅斯年、魯迅等文化教育界的代表人物,都從不同角度發表了改革漢字的主張。以羅馬字替代漢字,推行拼音文字成為大家的共識。

        拉丁化新文字運動,是這個時期影響很大的一次新文字創造和推行的嘗試。1928年,瞿秋白、吳玉章、林伯渠、蕭三等共產黨人,受蘇聯文字改革的影響,在蘇聯專家幫助下開始研制“中國拉丁化字母”方案,1929年瞿秋白寫成《中國拉丁化字母》在莫斯科出版。這一方案1933年傳入國內,曾產生很大影響。


在西方文化沖擊下形成的這場漢字改革運動,幾乎將漢字推到了毀滅的懸崖。
 
        在這個過程中,學者們覺得推行拼音文字需要一個過程,于是將簡化字作為一個過渡措施提出。1920年錢玄同發表《減省漢字筆畫的提議》,1935年8月國民政府教育部公布了《第一批簡體字表》(收324字),但后來沒有怎么推行。

        新中國成立后,繼承了近代以來文字改革的成果,提出文字改革的三大任務:簡化漢字、推廣普通話、制定和推行漢語拼音方案。這些工作推進了漢語漢字的規范化、標準化建設。黃德寬教授指出語言文字的規范化、標準化、信息化是語文現代化的標志,也是國家現代化的重要基礎工程。
百年余來,古老的漢字在應對西方文化強大沖擊下被迫進行了第三次重大變革,這次變更實現了古典文字的現代轉化,使漢字終于度過了生死存亡這一空前危機,跟上了信息化時代的步伐,再次顯示其巨大的生命力。
       對于大家關心的漢字繁簡之爭,黃德寬教授表示繁簡之爭,從五四時期一直持續至今,從漢字發展的歷史看,繁體字與保存中國文化無關?,F有簡化字也是漢字發展的結果。


信息化時代,漢字會消亡嗎?
 
        縱觀甲骨文以來漢字3300多年的發展歷史,漢字經歷了內部構形機制的完善、書寫體系的古今變更和漢字體系的現代轉型。三千多年來,漢字成功地走出三次重大的困境和危機,在世界文明體系中獨樹一幟,正體現了 “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的精神。
        21世紀的信息化正在深刻地改變每個人的生活。古老的漢字在信息化時代的大潮沖擊下,會不會面臨更大的危機?漢字的前途如何?對此,黃德寬教授表示文字是歷史、社會、審美和民族深層心理結構的綜合,漢字不能廢除,因為廢除漢字,中國文明就中斷了,“沒有漢字,我們的靈魂都無處安放”,信息化時代的漢字必將經受住新的考驗,更加煥發出蓬勃的生機。任何語言文字的強大都與其文化的強大相關,作為中華兒女,我們對自己的文化要有充分的自信。




轉自:搜狐教育原創賬號—智見

??Copyright ? 2006-2016海南銀風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ICP備案編號:瓊ICP備17000583號-5
這里是您的網站名稱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_欧美一第一页草草影院_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